项目动态
首页>我们的项目>项目动态
“爱的启蒙”月报 | 有一种开年最容易流露的喜悦叫回首
发布时间:2022-01-30 发布人:阳光未来艺术教育基金会

_DSC3137 学生上课回头回答问题.JPG



在北方,开年之后正好赶上一年当中最冷的时候,天寒地冻万物眠冬,告别了旧岁的新年,常常潜伏着各种新的机遇和可能性。假如此时能遇见一场大雪,则预兆着又一个丰年即将拍马驾到了。
 
新的年轮开始了自己的雕刻。我们不惮于前行,却也忍不住回味那些刚刚过去的美好瞬间。我们在回首中显影着那个更好的自己,一种成熟后的喜悦在表情上悄悄弥漫,也愈发坚定了我们脚下这条越走越宽的美育探索之路。


“城北模式”首学期成效显著



1月,“爱的启蒙”校园美育西宁市城北区全国示范项目首学期实施内容结项。


共计有6位美术教师进行了12个课题的授课,覆盖20个班级,合计348个课时,产出美术作业4245份,经由专家评审出优秀作业195份,受益学生共1050人和9300人次,受益教师人数达到96人和1192人次,期间完成了4次“爱的启蒙”集体教研活动,以及10次柯达伊音乐教师培训活动。该示范项目致力于构建以城北区教育局、阳光未来艺术教育基金会联合运营的儿童美育项目合作模式,打造“爱的启蒙”学校美育全国县域示范标杆及影响力标杆,形成以学校美育系列活动为主题、创新驱动城北社会和谐发展格局的“城北模式”。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该项目首学期进展顺利并取得显著成效。




首选.jpg




喜报!我们又双叒叕获奖啦!


“爱的启蒙”项目示范校的学生作品,在由中央美术学院、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湖南美术出版社主办的第三届社会美育国际艺术节“2021·表情”优秀作品评选活动中,获得:二等奖1名,最佳创意奖2名,最佳视觉奖2名,三等奖及优秀奖若干,阳光未来艺术教育基金会由于对学生艺术素养和情感素养的培养而获得“艺术人才摇篮奖”称号。


1.jpg


2.jpg



图片

复盘5所学校的8个艺术社团



本月,我们对2021年度在5所学校开展的8个艺术社团项目进行了复盘总结。作为“爱的启蒙”儿童美育创新公益项目的重要支点,艺术社团活动去年深度受益人数为274人,1小时课时数共计达到204课时,完成成熟作品32个。在戏剧团,孩子们学习了朗诵和表演技巧,懂得了什么是舞台表现力;在合唱团,孩子们打好乐理和节拍基础,不断提升演唱技巧,培养演出台风;在诗社,孩子们学习诗歌赏析与写作,学会打开发现美的眼睛,培养诗歌创作能力。每一个参与儿童艺术社团的孩子,都在一种轻松而又专注的艺术氛围中,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我”,一个更善于感知和表达,对爱的情感慢慢有了审美需求和创造欲的崭新的“我”。而担任艺术社团助教的教师们,也在耳濡目染中提升了艺术审美力和艺术教学能力,对“爱的启蒙”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以下,分享几个受益于“爱的启蒙”艺术社团的孩子的故事~



小鑫.jpg



小鑫

梦想在舞台上唱歌的女孩



在“爱的启蒙”安民合唱团的最后一排,个子高高的小鑫在中间显得十分突出:不像合唱团中有的孩子,小鑫能够在排练的一个小时内,眼睛一刻都不离开兰迪老师的身影。随着兰迪老师作出“Do、Re、Mi、Fa”的手势,小鑫的手也随之而动,节奏分毫不差。

 

小鑫的爸妈在大学食堂工作,她最常听的,就是清晨食堂工人们偷闲刷抖音、看短视频的背景音乐。充满动感节奏的流行音乐是小鑫的最爱,“有的时候不高兴,听听歌我就会高兴一些。”听安民学校的老师说合唱团要招募,小鑫就报名了。

当她发现合唱老师竟然是一个外国人,她紧张得不得了。“试音的时候,我还选了一首英文歌,结果我太紧张唱砸了,早知道我就唱中文歌了。”她回想起来一脸懊悔地说。“还好兰迪老师对我们特别温柔,我们唱错了也不会骂我们。”在兰迪老师的指导下,小鑫和她的同学们逐渐克服了紧张,在一次次练习中慢慢纠正自己的音准。

 

像安民学校的很多同学一样,小鑫明年也要面临着是否返乡的抉择。令她担心的是,老家的学校都比较偏僻,可能就没有合唱团了,自己学到的合唱技巧也会慢慢忘记。

 

因为疫情原因,这届合唱团的孩子们还没有机会上台演出。但小鑫一直梦想着自己可以登上舞台,把自己学到的歌唱技巧展示给自己的同学和爸爸妈妈看。



淇淇.jpg



淇淇

跳在冬日里的,那颗柔软小火苗



晚上6点,天已经黑透了。北京金地实验学校的合唱团课程刚结束,李老师忙着组织同学们排队放学。一位穿着橘黄色摇粒绒卫衣的短发女生,却在教室附近跳来跳去,没有走——她叫淇淇,老家湖北,是全校仅有的十名住校生之一。

 

淇淇比较自来熟爱说话,她说父母这几年处于分居中,各自从事着销售和工程,一个人待着的时候,除了写作业,她还会画画、唱歌、给娃娃设计衣服。在学校住宿时,写完作业就是去操场溜达。

 

她报名了“爱的启蒙”儿童合唱团。在课上,她跟着节拍唱着,一唱起来眼睛亮亮的,腮帮子鼓鼓的,五官全在专注地用力。

 

她说她喜欢诺拉老师,觉得诺拉老师“很有个性,虽然语言不通,但光看她丰富的面部表情就觉得她是一个很神奇的人。”“我举手回答问题,说错了没关系,但是老师还让你说完,就感觉突然好想举手,真的说一大堆。给我的感觉就是无比的快乐,无比的幸福,我平常在班里面不爱笑,但我一在音乐课就感觉随时随地可以把自己的样子给展现出来。”合唱团对于淇淇来说,就是这样一段珍贵的自由的时光。

 

喜欢合唱团的原因里,还暗藏着淇淇的梦想:“我想去中国达人秀——我都在想,我下学期如果转走了,合唱团开到下学期怎么办?如果合唱团开着突然要参加某个节目,结果我却不在了……”“我想找到我的才艺,也许成为个有特点的女明星、设计师什么的”。

 

而这些梦想,平时除了藏在淇淇心里,还能放在哪里呢?淇淇试过和爸爸妈妈分享——但是他们没时间。也许现实就是这样,音乐旋律的自在和谐并不一定存在于家人之间的言语中。

 

幸而淇淇还有音乐和画画。新学期,淇淇很大可能是回老家上学了。相信合唱团里那些轻柔的旋律和自在舞动的记忆,能够陪伴她度过很长一段坚守梦想的时光。





WechatIMG131.jpeg



小晨

一首写给思念与告别的诗



在北京海淀行知实验学校“爱的启蒙”儿童诗社,个头不高、身形瘦小的小晨,每次上课都爱坐在教室第一排,瞪着大大的眼睛听志愿者李坤老师的诗歌课,回答问题时经常使用他这个年龄并不常见的形容词。老家在山西太原的他,在一年级的时候跟着妈妈离开家乡来到北京生活。

 

小晨发现北京高楼好多,但学校却是平房。在北京的每一天,小晨都想念他在家乡的时光。为了排解自己的思念,小晨自己学起了画画,有时间就在家里的小黑板上画。听说可以在学校报名诗社,他抱着“扩展我的兴趣”的想法来试试。在李坤老师的诗社课上,小晨发现,“诗的行数虽然很少,但意思表达的多。”他觉得,这样诗人能够更好地表达一种“意思”。“

 

因为诗社课每星期只有一次,小晨觉得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尽量把老师所有的问题都回答一次。

 

小晨最喜欢的一节课,是李坤老师讲的《我的家乡》。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小晨去年没能回老家探望他的亲人朋友,“我想给我想念的人写一首诗。”

 

小晨最想写的还是在两年前过世的爷爷。“我小时候没有珍惜和爷爷相处的日子,三年级的时候,我爷爷走了。当时我伤心欲绝。如果我再能见到爷爷,我想让他回来,多陪我一会儿。”

 

小晨最后一个想写的是他在行知实验学校的一个好朋友。“我想写给他一首告别的诗,感谢他三年来一直陪我,我想跟你好好告别。毕业后,我们再到这个学校门口,一块儿见。”

 

无论身在哪里,小晨会一直带着诗歌课上学到的写诗方式,作为表达自己情感、排解忧郁的方法,伴随他自信成长。




这是小晨在“爱的启蒙”儿童诗社写的一首诗:




《要是还有机会》

小晨  


要是还有一次机会,
我会带他去北京。
要是还有一次机会,
我会带他去故宫。
要是还有一次机会,
我会带他去爬山。



诗社其他一些孩子写的诗:


_CSC3164学生作品2.JPG



《我两岁的时候》

王钰森  


我两岁的时候床是湿的
我两岁的时候裤子是臭的
我两岁的时候
母亲的衣服都没有干过
我两岁的时候
爸爸妈妈
从来都没有时间休息



_DSC3145 学生读诗.JPG



《世界》

张语娜  


世界之大

容下万千

唯独容不下他们

世界之美

数不胜数

他们

看不见



_DSC3137 学生上课回头回答问题.JPG



《葡萄》

邓美林  


我是一个青色的葡萄
我想变成一个紫色的葡萄
因为我成熟了
就可以在别的人的袋子里
这样我就可以去看风景
虽然最后死了
但是也经过了快乐的一生